Articles

美甲=破財!初次花錢打扮真心痛!

先給大家看下今天的破財成果吧……

FsNBFd4AR.jpg
xqBqeZJg4.jpg

某紗手很肥,大家別見怪。其實現在,我打字特別扭,但這點在美甲之前有了覺悟。

某紗我是個甯願把錢花在吃喝玩樂上的奢侈變態,也不願花錢去好好打扮自己。過年就要步入20了,可還是改不了宅女樣,出門像個大媽似的毫無形象。

難得我願意打扮下了,老媽倒是比我還開心。于是咱母女倆今天就去西宮壹起做了指甲。

想想前年暑假,老媽在那裏做的壹雙指甲,價格才不過30,所以在路上我們就協議過了,只做50元左右的就可以了。

雖然長時間不去西宮了,但是壹到那裏,果然還是沒變。老西宮小市場中央,依舊壹大片美甲攤。由于之前已經向FF打聽過那裏的基本價位了,于是就隨便找了個攤坐下來美甲了。

某紗我是第壹次做美甲這樣的享受,所以心裏還蠻緊張的。看著做指甲的阿姨給我又是剪指甲的,又是護理指甲的,我簡直無法想象慢點貼片後的手是什麽樣的囧。

說道貼片,我就雷囧怒(總之已經無法形容當時與此時的心情了)。攤主說,甲片有4種,分30的、50的、80的、125的。我本來想想,沒必要做那麽好的,30的應該就可以了。結果當場被那30塊質量的甲片給嚇到,攤主輕輕壹彎,就把那甲片給折斷了。于是再問問她50元的甲片如何。她說,像我第壹次做,貼質量差的片,手會非常不舒服。我想想也是,我經常需要使用鍵盤,如果貼的不舒服就會非常影響。于是跟隔壁也正在做指甲的老媽彙報,我要做80的片。老媽壹口答應,而且她自己也選了80的片。

好了,就是因爲老媽這樣的輕易答應,使得攤主更加自說自話了,趕緊把最貴的125元的片拿出來現。說,這個質量最好,還能反複使用什麽的。說實話,有些情況下,我真的會很不好意思去拒絕別人。但是,我還是壹直強調說做80元的。可惜攤主根本不聽,還就這樣開始用125的片打磨了,還假裝輕輕告訴我說“阿姨算妳120塊,然後再免費給畫圖案。我聽到這裏也知道了,完蛋了,已經被暗算了!沒辦法,就答應了。心裏也想過,等回家後還給老媽100塊。

壹個貼壹個,逐漸手上都貼好了甲片。我手指甲很小,那攤主也很沒轍,挑了最小的甲片出來,打磨了半天才給我貼上。但是我指甲又很平,不飽滿,讓她根本無法能夠很貼合的沾上,我都能看到貼縫出的氣泡了。囧啊……

于是,攤主的騙人招式逐漸展開。我本身就只想隨畫畫就可以了,不貼鑽不貼珍珠不修飾,簡簡單單就好。沒想到,最後還是壹步步陷入了攤主的糖彈炮衣之中,又貼了鑽又貼了珍珠,還貼了蝴蝶結。

最後結賬,我的壹雙指甲,做掉了230塊大洋!雖然是老媽付的錢,但我還是看著心痛啊。230塊我都能買好多東西了,可卻該死的來做這指甲!氣死我啦啊啊啊啊啊!!!!

どきどきの夢

どきどき~どきどき~
呜呜…… 我完蛋了啦。居然会做白日梦+春梦。

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春梦那样的,只是日有所思得太厉害了所以才会做梦梦到。

实在无语啊…… 虽然过去也会白天想什么,梦里偶尔会梦到,但是对于这次会梦到的内容,还真的很够瞎扯。

昨天接到死党PP的一个电话。由于这家伙今年在念高三,所以为了不打扰她学习,从去年9月开学到现在,我一个电话都没打给过她。要是往年,我起码跟她一周煲一次电话粥。于是,这么久都没聊啦,碰上她好不容易从学习中空出些放松时间,我们两个人便聊了很久。

之后某纱再提下这次梦的一些关键人物。有主角我,有PP,有个我的同班同学(称Q吧),还有一个我现实里没接触过的原创人物(称A吧)。

先说下某纱的那位同班同学。Qさん是我的暗恋对象…… 真的是很名副其实的暗恋!都快两年的同班同学了,目前为止说过的话不超过3句…… 我真怀疑Qさん都不会写我的名字,望天~~ 也很巧,最近因为学校艺术节的关系,跟他有些近接触,于是触发了我どきどき的原因。

==================梦物语开始==================

在梦里,PP依然是我的死党好友,两人经常串门不在话下。Qさん是PP的双胞胎哥哥,至于那位原创人物Aさん是个做轮椅的温柔青年(在梦里完全看不清楚样子,可能是原创的关系,只能感受到他的性情是非常的温和谦逊),而且还是PP和Qさん这对双胞胎的大哥(好吧,他们这家在我的梦里完全无视了计划生育)。

梦里,Qさん不仅作为我死党的哥哥,也跟现实里一样,和我是同班同学,我暗恋着他。乱起八糟的情况下(梦本来就很乱,醒来能想起来的东西已经是七零八落的了),Qさん和班里的另一个男生不知什么原因打了起来。

那个男生是现实里坐在我前排座位的,平时与其关系很不错,常常开玩笑说冷笑话。由于某纱现实里是个非常内向的人,所以能正视男同学与其正常交流是非常难得的。

就这样,我看着这两个家伙打架。Qさん个子虽然很高,但是看得出来挺文弱的,所以梦里也就这样被打趴了。而我就从头到尾地看他被打且被打败,而且还是冷眼看的那种。梦里有种心痛的感觉,但是梦里的我却没有上前做出任何表示。一方面本来就是暗恋,另一方面介于我两个同班关系较好的女生的原因(现实中,我一直都没让她们知道我喜欢过Qさん。因为有一次她们请Qさん帮忙,Qさん不卖她们的帐,于是她们就对Qさん一直持有很大的成见)。

我依然还记得,在梦里我看着被打败的Qさん面对我的是什么样的表情。很冷淡,很冷漠,甚至有些仇恨?本来现实中跟他无任何交集,但是被他这样看着的我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苦楚。

于是放学后,我就到PP家假借着去找她玩的名义而去看看Qさん。于是正好碰到了Aさん。Aさん坐着轮椅出来,很温柔地跟我打了招呼(我能记得他那温柔的笑,却记不得他的长相,很奇怪)。接着,我看到了Qさん从房间里走出来,他看到我只是很冷地抬头望了下,便连招呼都没打就从我身边走过(哎~就算是梦里,我也真被打击到了……)。梦里的我,当然也被这样的回应刺的有点心痛,Aさん好像看穿了这点,便安慰我说是因为Qさん这次的考试成绩不理想,所以对人总是爱理不理的。而我也突然想到,这次的考试我的成绩比他好,所以试想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才给我脸色看,于是送了口气开心起来了(梦就是梦啦,好不现实。现实里他输给我N次了,就算不是这个原因,他也是对我没反应)。

回家后,我打了电话给PP,但我实际上却是很想跟Qさん说话。可转念想了下,就算让PP把电话接给Qさん听,我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(这点和现实里真像。我很想找机会跟他说话,但往往都不知道要说什么。于是造成了我跟他“两年同学,话不过三”的结果),于是突然想到之前有为我解围的Aさん,便让PP帮我电话接给了那位温柔的大哥哥。之后,Aさん像是很了解似的,帮我说了很多Qさん的事(当时我梦得真是开心呀,多好的人呀!)。在之后之后…… 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因为我家狗狗把我给扰醒了!怒!!!

==================梦物语结束==================

于是这个荒谬而又让我有些满足的梦,就这样结束了。果然很够乱吧,真是难为了看我这篇博文的朋友们……

总结一下,梦跟现实真的是存在着很多联系。也许真的很瞎扯,但是却也有些真实。

开心的是,我还能在梦里跟Qさん接触到;不开心的是,我在梦里和Qさん好似仇人一样……
不知道看博文的朋友有没有注意到,我的通篇梦物语中,我没有提到Qさん跟我说过一句话。就算是梦里,记不清PP和Aさん跟我说过些什么,但是他们跟我说过话我还是有印象的。

只有Qさん,我不是不记得他跟我说什么,而是我根本没有梦到他跟我说过话!这就是重点了,跟现实里我跟他的情况真像——话不过三。现实里都没话说了,果然就算扩展到梦里,也是依然没话。我哭……

此外,我很想知道那位原创人物Aさん,是否跟我现实中认识的朋友有什麽联系呢?





             于是,梦物语的牢骚发完了
                 §≮The End≯§   

Navigations, etc.

Navigations

自我介绍

Alansa

Author:Alansa
星座:天秤座
血型:AB
愛好:ACG/养娃/吃美食
性格:好人!(真的如此吗?)



住人:

遥(LUTS-BUZZI)♂
名字:遥遥
性别:♂
型号:LUTS KID-BUZZI
生日:09年3月26日 白羊座
性格:没心没肺的阳光笨蛋


名字:彤彤
性别:♀
型号:FairyLand MNF-Soo sp
生日:09年10月20日 天秤座
性格:优雅恬静的眠眠小姐

喵喵爪,点点看~
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留言板

音乐

FC2计数器

管理者ページ